暴风影音官网宕机数日,辉煌不再的暴风已千疮百孔

  • 时间:
  • 浏览:0

最近两天,暴风集团老是风波不断,继实控人冯鑫被批捕、公司高管全部离职且面临退市风险后,11月23日,又有前前前外国网友反应,暴风旗下的王牌产品暴风影音无法正常使用,更为严峻的是,该部门还处于人员流失严重的情况。

据记者调查,有另一一兩个 月前暴风影音App进行了一次更新,但自从苹果6手机手机手机7升级IOS13后,相似于“软件老是老出闪退的情况,本地视频播放卡顿,用户体验差”的言论便充斥在App store评论中,暴风影音的整体评分也跌至3.9。截至发稿,暴风影音移动端与PC端仍无法正常使用。

这原因,曾红极一时的暴风影音共要宕机四日,正在下坡路上幽灵 。而暴风集团的风光也早已不再,正如经济学家宋清辉所言,如它的名字一样,作为一代人的“青春记忆”,暴风集团在暴风中更慢崛起,又在暴风中逐渐衰败。

暴风影音宕机数日,官方微博近六个月未更新 

近日有前前前外国网友反映,暴风影音移动端和PC端均无法正常使用。蓝鲸TMT记者测试发现,其App端显示“数据异常,请稍候重试”,PC端则在打开后老出乱码,均无法正常观看视频。截至发稿,暴风影音双端仍未恢复正常。

(暴风影音网页及App显示页面)

此前,网上流传着某职场社交App的截图,自称是暴风开发部门的员工求助同事,称开发部门仅剩一人,当时人是是否是要离职。记者就此事向暴风相关人士求证,截至发稿,对方尚未签署。

据记者调查,有另一一兩个 月前暴风影音App进行了一次更新,主要调整为增加青少年模式,未成年用户需在监护人确认下使用软件。但自从苹果6手机手机手机7升级IOS13后,相似于“软件老是老出闪退的情况,本地视频播放卡顿,用户体验差”的言论充斥在App store评论中,暴风影音评分也跌至3.9。

而暴风旗下所有关联微博,在6月发布”暴16”播放器后均停止更新,暴风影音官方微博为庆祝新播放器上线进行抽奖,中奖用户对蓝鲸TMT记者表示,截至目前仍未收到奖品。

回顾暴风影音上线之初,其因其可兼容大每项音视频格式备受追捧,当文件必须播放时,点击屏幕右上角的“播”,还并能切换视频解码器和音频解码器,会切换视频的最佳两种解码土办法。有前前前外国网友评论称,在PC时代,暴风影音是装机必备软件,是什么都有400后、90后的青春记忆。

“那并且 优爱腾、搜狐视频都这么 创立,暴风影音的陨落,居然感慨万千”。一位前前前外国网友向记者叹息,当时我们通过迅雷、电驴下载电源,但会 用暴风影音来播放。最高时暴风影音曾拥有国内70%的视频软件市场份额。

彼时,以PC播放器“暴风影音”为核心业务的暴风科技于2015年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交易,发行价7.14元/股;仅用时40天,暴风共摘得36个涨停板,股价暴涨至327元/股,被业界称为“创业板妖股”,两种记录至今未被打破。

据当时媒体报道,2015年暴风集团登陆创业板时,上市有另一一兩个 月,外部就诞生10个亿万富翁、3有另一一兩个 千万富翁和66个百万富翁。 

此后,暴风也高举“生态”大旗,将业务拓展至影视、电视、秀场、VR、游戏等领域,但暴风生态的各个环节发展大多不如预期,加在“生态”概念因乐视而遭资本摒弃,暴风也随之陷入泥潭。

截止11月26日收盘,暴风的股价为3.67元/股,市值仅有12.09亿元,与巅峰时期的400亿市值相比,缩水高达97%。

实控人被捕、高管悉数辞职、存退市风险,暴风早已千疮百孔

最近两天,历经公司实控人被批捕、高管全部辞职、净资产为负面临退市风险的暴风,无疑已千疮百孔。

今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土办法相关事项尚待进一步调查。有另一一兩个 月后,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发布公告,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

业内普遍认为,随着集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最大股东于一身的冯鑫被批捕,其一手缔造的暴风集团或将“大厦将倾”。

10月400日晚,暴风集团发布公告,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93400.040万 元,同比下滑90.95%,净利润为-6.49亿元,去年同期为-2.28亿元,其中三季度亏损3.86亿元。

暴风签署亏损原因称:为资产减值做准备、诉讼赔偿费用暴增、将会互联网视频、电视业务竞争加剧原因毛利率持续下降等。

财报一起显示,暴风集团当期净资产为-6.3亿元,其账上资金仅剩331.71万元,总资产下滑至3.6亿元,较上年末减少71.05%。该公司预测2019年净利润为负,主要原因系根据被投资公司、债权人经营情况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坏账准备等,一起公司广告业务收入不及预期。

若暴风集团2019年全年净资产为负,其股票将被暂停上市。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最近有另一一兩个 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将触发暂停上市机制”。按照退市规则,若此后一年仍必须扭转净资产为负的局面,将直接触及退市。

相比这份财报,更吸引眼球的是暴风一起发布的另一公告:自2018年以来,暴风集团高管陆续流失,除已被批准逮捕在狱中履职的总经理冯鑫外,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辞职的高管包括公司副总经理张鹏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以及协助信披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

深交所随即于10月31日下发关注函,要求暴风集团尽快聘任相关高管,确保公司经营稳定,并能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事实上,早在2018年,暴风集团老出业绩下滑、股东减持间题时,公司高管就已相继离职。

从暴风集团近期发布的公告来看,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急剧下滑,应收账款回收困难。业内认为,当前暴风集团资金紧张、债务重,暴风正常运转难以维持,“逆风翻盘”的将会性很小。

据了解,暴风高额亏损的面前,是公司股东的股权质押危机,实控人冯鑫几乎将当时人所持公司股票全部质押。据东财公司提供的数据,冯鑫累计质押6705.11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20.35%。

天眼查签署的信息显示,暴风集团十大股东中,前六大股东都处于股权质押风险,大股东冯鑫、二股东天津瑞丰利永企业管理合伙企业、四股东天津众翔宏泰企业管理合伙企业都有被执行风险。从风险等级方面看,公司在失信被执行人、被执行人方面都处于高风险。 

对于暴风集团面临的危机,华讯投资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二级市场股价,涨不言顶,跌不言底;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一念天堂,一念地狱,长期来看,不肯脚踏实地,只会讲故事的公司终将被淘汰。”

华讯投资相关人士认为,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公司董事长出事会引发连带的经营危机,公司股价跌停何必 为过。昔日,公司经营不佳还还并能通过并购重组实现重生,而再注册制推行后,像暴风一样的间题公司只会被资本市场唾弃。

借用经济学家宋清辉的评价,如它的名字一样,暴风集团在暴风中更慢崛起,又在暴风中逐渐衰败。